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一起雇员受伤雇主担责案的分析与认定

作者:镇川法庭 叶晓明  发布时间:2012-06-28 17:23:26


基本案情:

被告陈某某雇佣原告申某某为其拆除房屋。2011820日原告在拆房施工过程中,不慎从房顶掉下来导致头部受伤。原告住治疗160天,花去医疗费240000元。原告要求判令被告马某赔偿其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450000元。

被告陈某某辩称,其与原告之间存在雇佣关系,但是不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在施工过程中从房顶掉下来导致受伤是因其去摘房屋旁边的枣树上的枣时不慎从屋顶上摔下来的,原告未注意安全,其损害后果应由自己负担。原告要求精神损害赔偿无法律依据。请求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被告陈某某作为原告的雇主,对原告的活动负有监督、管理的职能。原告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导致人身受到伤害,被告陈某某应承担赔偿责任。鉴于原告系无固定劳动收入的农村居民,应按农村居民赔偿标准予以计算相关赔偿数额。原告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导致头部受伤,其身心建康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其精神痛苦不言而喻。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30000元精神抚慰金的诉请,符合法律规定,应予支持,但数额较高,应酌情确定为20000元。原告明知其从事建筑拆除作业,缺乏安全意识,对造成自身的损害亦有过错,原告应适当分担各项损失。本案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被告陈某某赔偿原告申某某医疗费、护理费等费用360000元,原告申某某的他的诉讼请求自愿放弃。

评析:

本案是一起因雇员在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而引发的赔偿案件,该案争议焦点是:

1、原告申某某和被告陈某某之间是否存在雇佣关系,被告是否承担赔偿责任

判定当事人之间有无雇佣关系应以存在劳务关系为前提,雇工是雇主的成员,雇员的意向受雇主支配或者雇员为其创造经济利益,雇员以此得到报酬。根据报偿理论,利之所在,损之所归。雇员在受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中,原告是被告陈某某找来干活的,被告陈某某对此无异议。由此可知,原告和被告马某某之间雇佣关系依法成立。

雇主对雇员的人身损害承担的是无过错责任,即不论雇主有无过错,只要雇员在雇佣活动中受到人身损害,赔偿权利人就可以向雇主要求赔偿。这是基于雇主和雇员在雇佣关系中所处地位不同决定的。由于雇主在雇佣关系中处于主导地位,则其承担的责任也就大些。法律这样规定,既体现了权利义务平等原则,也从另一方面体现了对弱势群体的保护。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人身损害赔偿解释)11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佣关系以外的第三人造成雇员人身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请求第三人承担赔偿责任,也可以请求雇主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中,被告陈某某作为原告的雇主,对原告的活动不但负有监督、管理职能,亦负有安全注意和劳动保护的责任。原告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导致人身受到伤害,造成伤残,且原告人身受到伤害并非基于第三人侵权导致,故被告陈某某应承担赔偿责任。

2、原告申某某要求的精神损害赔偿有无法律依据

精神损害赔偿亦称精神损害补偿或精神损害物质赔偿,是指侵权行为造成的公民生理、心理上的精神活动的损害。民事权利主体的精神利益受到损坏,最终导致其精神痛苦或精神利益的丧失。在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中,受害人因残疾而导致其收入的降低,是直接的物质损失,侵权人或其他赔偿义务人应当赔偿此物质损失。受害人因致残同时又遭受精神损害的,还应当获得相应的精神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是对人身权受损造成精神损害的民事救济手段,使受害人感情上的痛苦通过侵权人的经济赔偿得到减轻或消除,对受害人起到抚慰作用,这种精神损害抚慰金是抚慰受害人心理创伤的一种方式。根据《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的有关规定,对这两者同时支持并不矛盾和重复,并不具有排斥性。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员要求雇主赔偿的权利是基于宪法和法律赋予劳动者的劳动保护权利所有的,雇主承担责任是因其违反了法律所赋予他人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的普遍义务,这种责任是一种侵权责任。《人身损害赔偿解释》第18条第1款规定:“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予以确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条第2款规定:“因侵权致人精神损害,造成严重后果的,人民法院除判令侵权人承担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等民事责任外,可以根据受害人一方的请求判令其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第10条第1款规定:“精神损害的赔偿数额根据以下因素确定:()侵权人的过错程度,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侵权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第11条规定:“受害人对损害事实和损害后果的发生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其过错程度减轻或者免除侵权人的精神损害赔偿责任。”

就本案而言,原告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头部重伤,其身心建康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以后的工作生活极其不便,其精神痛苦不言而喻。故原告请求被告赔偿其精神抚慰金的诉请,符合法律规定,法院应予支持。但原告要求被告赔偿其300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的数额较高,结合本案实际,酌情确定为20000元为宜。另外,原告缺乏安全意识,对造成自身的损害亦有过错,原告应适当分担损失,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