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案例评析

交通肇事案件中农村户口是否应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赔偿

作者:榆阳区法院:叶晓明  发布时间:2012-08-29 17:04:43


【重点提示】 原告主张的死亡赔偿金是否应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 【索引】(2012)榆镇民初字第00029号 【案情】 2012年1月14日16时50分许冯胜利驾驶被告张学慧实际所有、登记在被告榆林市恒泰集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名下的陕K80212/陕KN172挂号“解放”牌重型半挂牵引车,由北向南行驶至210线355Km+700m处超越同方向车辆占道行驶时,与由南向北行驶的赵文厚驾驶的陕KW2989号小轿车相撞,致赵文厚、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当场死亡,两车受损。肇事后冯胜利弃车逃逸。榆林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一大队作出榆公交一认字[2012]第00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冯胜利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赵文厚在此事故中不负责任,乘员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无责任。被告榆林市恒泰集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为事故车辆陕K80212/陕KN172号“解放”牌重型半挂牵引车在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榆林中心支公司处购买了交强险和商业险。此事故发生后原告主张赔偿未果,为此提起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各原告死亡赔偿金1255600元、丧葬费60586元、被抚养人生活费39406.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0元、车辆损失费35430元、鉴定费1000元、交通住宿费111417.5元,共计1703439.8元; 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赵国祥等11名原告的诉讼理由:赵文厚,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因交通事故死亡,原告依法有权获得赔偿。冯胜利驾驶登记在被告榆林市恒泰集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名下的陕K80212/陕KN172号“解放”牌重型半挂牵引车与赵文厚驾驶的陕KW2989号小轿车相撞,致赵文厚、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当场死亡,两车受损。冯胜利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赵文厚在此事故中不负责任,乘员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无责任,该认定书事实清楚,责任明确。被告申世买系该肇事车的实际车主,故应当承担全部的民事赔偿责任,挂靠经营的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致人损害的,由挂靠人和被挂靠单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榆林市恒泰集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与被告申世买系挂靠经营关系,应与被告申世买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故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榆林中心支公司应当先行在投保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中进行理赔,不足部分在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中按责任比例赔偿。 被告张学慧的答辩理由是:肇事车陕K80212/陕KN172挂号“解放”牌重型半挂牵引车是以我的名义买的,但在2010年12月3日我将该车转卖给了申世买。只因月供未支付完,故车户还在我名下。事故发生的经过因我不在现场不清楚,本案应由被告申世买承担赔偿责任,我不承担责任。 被告申世买的答辩理由是:肇事发生的过程我不清楚,张学慧卖给我车是事实,我是以35万元买的,我们之间有协议为证。原告的损失我尽自己能力予以赔偿。 被告榆林市恒泰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的答辩理由是:我们是肇事车的保留所有权的卖车人,依法不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张学慧系该车的实际车主。我公司在事故发生后曾给原告支付14万元,但是该款项只能作为保险预付款。本案的肇事车辆有抵押权,抵押权人为中国工商银行。 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榆林中心支公司的答辩理由是:本案的肇事车辆的驾驶员肇事后弃车逃逸,故我公司只在交强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超出交强险部分我公司不承担责任。关于本案的诉讼费、鉴定费及其他费用,根据保险合同的约定,保险公司不承担赔偿责任。 【审理】 榆阳区人民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赵文厚,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因交通事故死亡,原告依法有权获得赔偿。冯胜利驾驶登记在被告榆林市恒泰集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名下的陕K80212/陕KN172号“解放”牌重型半挂牵引车与赵文厚驾驶的陕KW2989号小轿车相撞,致赵文厚、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当场死亡,两车受损。榆林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一大队作出榆公交一认字[2012]第005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冯胜利负事故的全部责任,赵文厚在此事故中不负责任,乘员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无责任,该认定书事实清楚,责任明确,本院予以认定。被告申世买系该肇事车的实际车主,故应当承担全部的民事赔偿责任,参照《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试行)》第二十八条、第四条之规定:合同约定一方将自有机动车登记在他方名下,并以他方名义从事运营的,应当认定为挂靠合同;第四条之规定:挂靠经营的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致人损害的,由挂靠人和被挂靠单位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榆林市恒泰集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与被告申世买系挂靠经营关系,应与被告申世买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肇事车辆在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榆林中心支公司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榆林中心支公司就保险合同的免责条款并未明确告知投保人被告榆林市恒泰集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17条第2款规定:“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故该保险合同免责条款不发生法律效力。本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的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故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榆林中心支公司应当先行在投保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中进行理赔,不足部分在第三者责任保险限额中按责任比例赔偿。赵文厚,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的户籍虽系农民户口,但在城镇有相对固定的工作和收入,参照《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试行)》第二十六条规定:“户籍登记地在农村的赔偿权利人在发生道路交通事故时已经在城镇连续居住一年以上,赔偿权利人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以其在城镇的稳定收入作为主要生活来源的,在计算赔偿数额时可按城镇居民处理。”其死亡赔偿金应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各为364900元,丧葬费各为17149.5元, 原告赵国祥生于1926年10月17日,已丧失劳动能力,故其诉请被抚养人生活费本院予以支持,其共生育3名子女。即长子赵文堆、次子赵文厚、长女赵爱珍(牛福斗之妻),故每人被抚养人生活费为4496×5÷3=7493元,死者赵文厚、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的子女均已成年,故其子女诉请被抚养人生活费本院不予支持。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4条人民法院适用侵权责任法审理民事纠纷案件,如受害人有被抚养人的,应当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将被抚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故死者赵文堆、赵文厚的死亡赔偿金均为364900+7493=372393元。原告诉请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因该肇事造成赵文厚,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当场死亡,且在该事故中无责任,其近亲属在精神上遭受极大痛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死者赵文厚、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的近亲属的主张符合有关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本院酌情认定精神抚慰金各为25000元。交通住宿费本院酌情认定四名死者近亲属各为2000元,因事故发生时陕K80212/陕KN172号“解放”牌重型半挂牵引车的实际车主为被告申世买,故赵国祥等11名原告诉请被告张学慧赔偿的诉请本院不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条第二款、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二条、第五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牛福斗的死亡赔偿金364900元、丧葬费17149.5元、交通住宿费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5000元,共计人民币409049.5元,由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榆林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赵爱珍、牛建鑫、牛丹55000元,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赔偿137500元;由被告申世买赔偿原告赵爱珍、牛建鑫、牛丹216549.5元,被告榆林市恒泰集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对被告申世买的赔偿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二、赵文厚的死亡赔偿金372393元(包括被抚养人生活费7493元)、丧葬费17149.5元、交通住宿费2000元,陕KW2989小型普通客车车辆损失35430元,申请鉴定费1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5000元,共计人民币452972.5元,由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榆林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赵静、赵关关59000元,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赔偿137500元;由被告申世买赔偿原告赵静、赵关关256472.5元,被告榆林市恒泰集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对被告申世买的赔偿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王彩芳的死亡赔偿金364900元、丧葬费17149.5元、交通住宿费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5000元,共计人民币409049.5元,由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榆林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赵静、赵关关55000元,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赔偿137500元;由被告申世买赔偿原告赵静、赵关关216549.5元,被告榆林市恒泰集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对被告申世买的赔偿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四、赵文堆的死亡赔偿金372393元(包括被抚养人生活费7493元)、丧葬费17149.5元、交通住宿费2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共计人民币416542.5元,由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榆林中心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强制保险范围内赔偿原告高爱梅、赵广东、赵生波、赵建东、赵艳艳55000元,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保险范围内赔偿137500元;由被告申世买赔偿原告高爱梅、赵广东、赵生波、赵建东、赵艳艳224042.5元,被告榆林市恒泰集团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对被告申世买的赔偿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五、驳回赵国祥等11名原告其它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9300元,申请财产保全费1770元,共计21070元,由被告申世买负担5000元,由被告天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榆林中心支公司负担16070元。 【评析】 本案是一起因交通事故引发的赔偿案件,该案争议焦点是: 1、原告主张的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生活费等能否按照城镇标准进行赔偿。 赵文厚,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的户籍虽系农民户口,但在城镇有相对固定的工作和收入,参照《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试行)》第二十六条规定:“户籍登记地在农村的赔偿权利人在发生道路交通事故时已经在城镇连续居住一年以上,赔偿权利人系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以其在城镇的稳定收入作为主要生活来源的,在计算赔偿数额时可按城镇居民处理。”其死亡赔偿金应按照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各为364900元,丧葬费各为17149.5元, 原告赵国祥生于1926年10月17日,已丧失劳动能力,故其诉请被抚养人生活费本院予以支持,其共生育3名子女。即长子赵文堆、次子赵文厚、长女赵爱珍(牛福斗之妻),故每人被抚养人生活费为4496×5÷3=7493元,死者赵文厚、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的子女均已成年,故其子女诉请被抚养人生活费本院不予支持。 2、原告要求的精神损害赔偿有无法律依据 原告诉请精神损害抚慰金赔偿,因该肇事造成赵文厚,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当场死亡,且在该事故中无责任,其近亲属在精神上遭受极大痛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死者赵文厚、王彩芳、赵文堆、牛福斗的近亲属的主张符合有关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本院酌情认定精神抚慰金各为25000元。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