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首页  |  新闻中心  |  法院简介  |  审务公开  |  队伍建设  |  法学园地  |  案件快报  |  荣誉展台  |  法律法规  |  裁判文书  |  专题报道
  当前位置:法学园地 -> 业务研讨

试论经济合同中违约金与赔偿金并用问题

作者:榆阳区法院 刘晶  发布时间:2017-11-01 14:49:57


    摘要:随着市场经济不断发展,合同成为经济交易双方连接载体,但受到诸多因素的影响,合同双方在履行合约时,极易出现违约情况。一直以来,违约金问题都是热点话题,有的学者认为是惩罚性违约金,有的认为是违约赔偿金,但更多的学者认为是二者兼具,根据合同约定进行判断。文章从违约金与赔偿金性质入手,通过对经济合同中违约金与赔偿金并用问题进行分析,最后选择具体的案件进行二者并用予以证明,旨在为我国司法实践提供更多参考。

    关键词:经济合同;违约金;赔偿金;并用问题

 

    前言:近年来,我国经济纠纷数量与日俱增,究其根本是我国现行法律不够完善。违约金与赔偿金同属于经济合同法规定的违约责任,二者既有联系,也存在区别。如果经济合同中出现违约金条款,那么主体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出现违约行为,导致对方遭受到经济损失,是否可以考虑将二者整合到一起进行并用成为本文研究的重点。目前,我国司法实践中针对二者并用问题存在较大的争议,加强对该问题的研究具有现实意义,能够帮助我们进一步掌握违约金与赔偿金问题。

    一、违约金与赔偿金性质

   对于二者是否能够并用问题,我们要加强对违约金与赔偿金性质的充分了解和掌握。所谓违约金,是指针对经济合同义务的一方,如果在合同签订后,其不履行与完全不履行约定的义务,根据合同要求,需要给非违约方一定数量金钱。从存在目的来看,其更多的是履行义务一方合法权益的充分保障[1]。但如果违约金仅作为补偿性,而非惩罚性,难以引起违约方的重视,那么在司法实践中无法实现对违约行为的制约和惩罚。我国现行法律制度中明确规定,如果违约金高于或者低于实际损失,那么当事人可以提交诉讼,请求增加或者减少违约金。可见,针对违约金的利用要以补偿为基本目的。

    针对赔偿金性质来看,当事人一方不履行经济合同义务,对对方构成损失的,要按照约定予以赔偿金。对于赔偿金额的确定,如果合同已经约定,那么将会按照约定执行,反之,将按照实际发生金额计算[2]。另外,如果在此过程中出现欺诈行为,应按照消费者要求获得产品价值一倍以上的赔偿,从本质上来看赔偿金更具惩罚性质。

    二、经济合同中违约金与赔偿金并用问题分析

    (一)区别

    在经济合同中,违约金与赔偿金极易出现混淆,二者都建立在经济合同约定基础之上,具有补偿性特点。但二者区别在于,违约金具有惩罚性特点。目前,司法实践中最难的是,经济合同法中,针对约定赔偿金实际损失的限制尚未给予明确规定。多数情况下约定赔偿金无法进行准确的估计和计算。故如若双方约定赔偿金,而实际损失难以确定,守约方举证充足,可以根据约定执行[3]。可见,守约方不仅要遭受实际损失,还需要举证,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违约金实际效用。

    在具体实践中,人民法院要根据公平、诚实原则,综合当事人实际情况,合理分配举证责任。笔者认为,如果违约方主张的金额过高,那么需要提交证据,证明其存在不合理情况,为司法实践结果确定提供更多支持。

    (二)违约金与赔偿金并用

    很多学者认为,二者并不适合并用。主要原因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合同法》规定约定违约金少于实际损失,当事人可以请求予以增加或者减少。对此,违约金与赔偿可以用违约金高低进行调整。二是违约金都能够以补偿性质作为基础,二者功能性重合,不能并用。

    但是随着市场经济不断发展,经济交易频繁,经济合同纠纷也随之增多。就目前司法实践来看,无论是原理上、还是合同法解释上来看,二者并用都具有可行性。原因如下:

    第一,违约金兼具补偿性和惩罚性双重属性,对此可以将二者整合到一起。

    第二,现行《合同法》明确规定“当事人针对迟延履行约定违约金,支付违约金后依旧要履行债务。”,可见,违约金能够与实际履行共同进行[4]。如果出现违约方支付违约金之后,依旧没有履行义务,将会再次造成新的损失,对此可以另行主张赔偿。众所周知,我国合同法国外渊源的《德国民法典》中,类似观点已经予以明确,我们要对此加强分析和研究,为司法实践提供更多支持。

    第三,《合同法》司法解释中仅做出了规定,守约方如果提出增加违约金,就不能够主张损失赔偿。从法学逻辑来看,如果守约方没有要求增加违约金,可以不进行另行损害赔偿。

    三、违约金与赔偿金并用案例

    原告W与被告T于2015年2月10日签订一份购销合同,合同中明确规定产品单价为1300元,合同总价共计130万元,约定交货时间为7月10日。合同中,第四条约定“合同生效后30天后,甲方需向乙方预付5万元”,第五条“如果逾期交货,每逾期一天应按照总价款0.1%支付违约金”。合同成立后,原告与A签订了购销合同,其中合同约定价格为1500元,约定时间为同年7月5日,原告履行自身义务,但是至交货日期,乙方没有如期交货,原告多次催促,被告一直延期到8月2日交货,而当时市场中,该产品价格已经下降到1000元。对此,A拒绝接收产品,并提出要求原告支付违约金15万,原告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双倍返还定金,并支付违约金赔偿利润30万,按照合同支付原告违约金。

    针对本案来看,针对定金的双倍返还,根据双方合同约定,原告支付预付款,虽然并非定金,但是从合同法解释层面来看,这五万性质就是预付款,故不需要双倍返还。另外,针对原告提交赔偿金的请求,逾期交货充分证明了违约,需要承担违约责任。正式交货时,产品市场价格下降,被告继续履行没有意义,且对原告构成了利益损失,因此提出解除合同等要求具有合法性[5]。我国现行立法与司法实践中,事实上,承认优先考虑支付违约金,并不违背现行法律制度的规定,因此可以将二者并用。值得一提的是,被告违约行为对原告进一步构成了经济利益损失。故针对赔偿来看,针对第三人要求原告支付15万违约金,如果原告已经进行了实际支付,那么原告可以提交该申请,要求被告对此进行赔偿。综上来看,违约金与赔偿金在本案中并用并不存在任何冲突和矛盾,其违约金、赔偿金的诉求都应给予支持。

    我国《合同法》实施过程中,针对违约金与赔偿金的并用存在很多不同的见解,但笔者认为在司法实践中,要根据具体的案件予以考虑,坚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原则,做好公平、公正,最大限度上保障相关主体合法权益。

    结论:根据上文所述,经济合同是市场经济发展的重要载体,其能够对交易双方权利与义务予以明确,使得市场经济有序发展。但社会经济发展迅速,现行合同法规定存在一定滞后性,无法为司法实践提供支持,使得违约金与赔偿金适用存在诸多问题。因此本文将二者并用问题作为研究重点进行分析。在研究中,从不同角度对二者并用进行论证,最后结合具体案件,证明二者可以并用。此外,相关负责人需要进一步完善违约责任制度,指导司法实践,引导当事人法治,从而保障合同能够有效履行,促进经济活动健康发展。

参考文献:

[1]洪冬.浅论经济合同中违约金与赔偿金并用问题[J].企业导报,2016,07:16+182.

[2]陈旭.违约金与赔偿金的比较研究[J].法制与社会,2012,31:89+95.

[3]刘哲.离职竞业限制违约金问题探究[J].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学报,2017,01:37-42.

[4]冯栎澄.履行迟延之按日累计违约金的性质、时效等若干问题的法律适用——以商品房买卖合同为例[J].法制与经济,2015,03:43-46.

[5]钱程,崔蕾.不支付违约金能否作为后履行义务方不履行合同义务的抗辩事由——某村村民委员会诉王某排除妨害纠纷案[J].法制与社会,2013,17:61+73.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友情链接: